军事政变在现代土耳其已难再成功

2019-10-28 作者:军事全球   |   浏览(70)

军事政变在现代土耳其已难再成功。  7月18日,土耳其(Turkey)发出军事政变,并致使交火事件,不过政变异常快被扫荡。土耳其(Turkey)总理称,最近当局生机勃勃度掌握控制时势,政变被波折。

7月15日,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并导致交火事件,但是政变很快被平定。土耳其总理称,目前政府已经掌控形势,政变被挫败。

此次土耳其政变对于熟悉中东历史的人们似乎“似曾相识”。在历史上,土耳其军队多次干预国内政治进程。如果不算15日的政变,从1960年至今,土耳其军队已经发动过至少5次军事政变或政治干预,其中4次成功达到了目的(1960年、1971年、1980年和1997年),而在2007年的总统选举中,军队也曾施加了强大压力,但最终并未出手干预,彼时还是埃尔多安盟友的居尔当选总统。

此外,2010年土耳其媒体披露一些军官曾在2003年策划代号“大锤”的军事政变,尽管土耳其军方对此予以否认,最终仍有数百名军官被判有罪。

政变未得军队高层支持

土耳其此次军事政变之所以会难以持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军队政变缺乏足够的支持。此次政变中,军队内部的态度并不统一。尽管有4名将军和29名上校军官参与政变,但是大部分的高层军事人员并未参与,少部分军事人员发动的政变因此缺少足够的后援支持。在最初的一系列行动造成恐慌效应后,无法继续推进以夯实权力,因此当埃尔多安和政治盟友开始反击的时候,政变的土崩瓦解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此次政变的参与者主要是驻扎在伊斯坦布尔附近的土耳其第一军的部分军官和士兵,也包括驻防在土耳其-亚美尼亚边境地区的第三军的部分官兵。但是总的来说,军队的最高层并没有参加政变。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长胡鲁西·阿卡尔甚至都被政变军人“绑架”。但是土耳其军队并没有陷入混乱,包括第一军总司令乌米特?丹达尔在内的军队高官都坚决反对军事政变。也正是因为如此,丹达尔随后被任命为土耳其军队的“代理参谋长”。当局势平稳之后,丹达尔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驯服”军队:埃尔多安的未雨绸缪

任何军事政变往往发生于当事国政策剧烈摇摆之时。此次军事政变背后的土耳其同样在近期经历着剧烈的政策变化。包括新总理耶尔德勒姆在内的人员更迭,土耳其高层结构正在经历着在巨大的变化;在外交方面,土耳其开始放弃过去一些年的“新奥斯曼主义”(即重拾伊斯兰软实力,重塑土耳其外交,由过去凯末尔主义下西方小兄弟的角色转变为中东世界领袖角色),开始逐步与周边国家如俄罗斯、以色列等国寻求关系正常化。此外国内频发的恐怖主义袭击也让民众不满情绪升高,这些都为军事政变发动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在此次土耳其的军事政变中,我们似乎看到了曾经熟悉的套路,包括迅速攻占电视台、阻碍交通要道、试图攻占政府机构等。这些都是过去传统意义上军事政变能够取得成功的重要条件。

但是土耳其军事政变的发生也有一些非常不利的因素,比如在如今传媒资讯发达的年代,军事政变控制舆论和社会的难度已大大上升,过去那种单纯控制电视台和广播站的做法已经无法阻止信息在民众中迅速传播。

参与此次政变的军人只是少数,无法在土耳其国内形成压倒性优势,而且在军方高层反对政变的情况下,政变者更需要争取大多数民众的支持,而从这个方面看,政变策划者无疑是失算了。

最后土耳其军队高层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系密切,近些年土耳其政府对于军队的“驯服”已经非常成功,军队内部高层将领几乎都是与埃尔多安关系密切,而之前同埃尔多安关系不佳的军队高层将领都以“阴谋策划政变”的罪名予以逮捕和审判。当现在部队高层人事任免都同埃尔多安有着或多或少的瓜葛,任何小规模的政变也都很难再得到高层军官的支持。

军事政变曾有助于捍卫国家世俗化

在历史上,土耳其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作用。军队是现代土耳其政治和社会的典范。土耳其军队是国家世俗主义的捍卫者,也是现代土耳其国家的保卫者。每当土耳其国内出现任何的政治异动,在历史上往往是土耳其军队快速出击,以政变的形式,“枪杆子压迫笔杆子”,逼迫敌对政治力量束手就擒。

应当说,现代土耳其社会中,土耳其军队的作用很特殊。一个国家,当经济基础仍然是落后的传统社会之时,一个雄心勃勃的上层建筑,就必然会构筑起一个强力的国家体系,将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引入自己的强力规划之下。土耳其由过去曾经的伊斯兰世界中心转变为世俗主义国家,以“哈里发”世界观转变为“西方国家”世界观,这需要土耳其军队的力量。

政变难以撼动民主政治规则

但是时过境迁,政治建构的进步极大的重塑了土耳其社会的形态。2002年之后,虽然埃尔多安和“正义与发展党”政府遭受诸多批评,但是无法否认的是,“正义与发展党”是按照民主程序规则一步步获取和夯实政治权力的。

民主政治的建立,意味着土耳其已经不能再接受军事政变来打断国内政治规则。因此当政变发生之后,大量的民众游行集会,而军队政变者摄于民众力量和内心的道德,没有悍然无所顾忌地向示威民众开枪。埃尔多安也得以重回伊斯坦布尔,政变很快结束。

“正义与发展党”在近十多年的历史中,对于土耳其社会和政治刻画作用显着。埃尔多安在土耳其民众之中的支持度是相当高的。埃尔多安依靠自己高超的政治手腕和执掌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期间清廉能干的形象于2003年登上总理大位。通过精明的经济政策和廉洁高效的政府,埃尔多安上任后短时间内消灭了困扰土耳其很久的高通胀,并且让土耳其经济迅速进入良性轨道。

此次政变后,很可能会意味着埃尔多安进一步在军队进行大规模的“清洗”。一方面,埃尔多安关于政变者是“恐怖分子”的表态,同之前对于“葛兰运动”的表态相似,因此可以被视作是将对军队进行“清洗”的一个讯号;另一方面,任何政变往往会成为“被政变”一方的借口,借此加强权力和控制军队。精明的埃尔多安应该不会放过这一机会。

一个经过了多年民主规则“洗礼”的土耳其,已经失去了军事政变的合法土壤。埃尔多安争议尽管不少,但是不能否认他对于土耳其发展的巨大贡献以及所领导的政府在民主选举后的合法性。惊魂未定的埃尔多安和疾风骤雨后的土耳其,在经历了一个难忘的“政变之夜”后,民主政府仍然保留下来。

(作者为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文章转自澎湃)

  本次土耳其共和国政变对于掌握中东野史的群众如同“一点钟情”。在历史上,土耳其(Turkey)武装数次干涉本国政治进程。如果不算11日的政变,从壹玖陆零年现今,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大军已经动员过起码5次军事政变或政治干预,当中4次得逞完成了目标(一九五六年、一九七三年、一九七八年和1998年),而在二零零六年的总理大选中,军队也曾施加了强压压力,但结尾并未有入手干预,彼时照旧埃尔多争取安哥拉通透到底独立全国结盟军的Gul当选总统。

  别的,2008年土耳其(Turkey)媒体揭露部分军士曾经在2002年图谋代号“大锤”的军事政变,就算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军方对此授予否认,最后依然有数百名军官被判有罪。

  土耳其共和国本次军事政变之所以会难以长久,一点都不小程度上是因为军队政变缺少丰裕的协助。这一次政变中,军队内部的势态并不联合。尽管有4主力领和29名中将军士参预政变,可是超越百分之五十的高层军事职员未有涉足,少一些军队人士发动的政变因而紧缺丰裕的后援援救。在最早的一花样多数行动导致惊悸效应后,不能持续推动以坚实权力,由此当埃尔多安和政治盟军起始还击的时候,政变的同床异梦也就显得理之当然了。

  这次政变的参预者首假设驻扎在洛杉矶相邻的土耳其共和国先是军的局地军人和兵员,也包涵驻防在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亚美尼亚边境地区的第三军的大器晚成部分指战员。可是总的来讲,军队的最高层并不曾到位政变。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武装部队总厅长胡鲁西·阿Carl以至都被政变军官“绑架”。然则土耳其(Turkey)武装力量并未陷于混乱,包含率先军准将乌米特 丹达尔在内的军队高官都坚决不予军事政变。也多亏因为如此,丹达尔随后被任命为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三军的“代理厅长”。当形势稳定之后,丹达尔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小编只是做了作者该做的。”

图片 1

  本地时间二〇一六年10月七日,土耳其(Turkey)利兹,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总统Yale德勒姆就军事政变公布讲话。以前流言被叛军备调控制的土军总市长胡鲁西·阿Carl亮相消息发布会。

  任何军事政变往往产生于当事国计谋能够摇晃之时。此番军事政变背后的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大同小异在如今经历着能够的计划调换。富含新总理Yale德勒姆在内的人手轮换,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高层结构正在经历着在高大的变动;在外交方面,土耳其(Turkey)启幕遗弃(恐怕慢慢放弃)过去部分年的“新奥斯曼主义”(即重拾伊斯兰软实力,重塑土耳其(Turkey)外交,由过去凯末尔主义下西方小伙子的角色转换为中东世界带头大哥角色),领头逐步与周围国家如俄罗斯、以色列(Israel)等国寻求关系健康。别的本国频发的入侵也让公众不满情感进步,这一个都为军事政变发动提供了便于的规范化。

  在这里番土耳其(Turkey)的军事政变中,大家就如看见了曾经熟知的覆辙,包涵高速攻占电台、阻碍交通要道、试图夺回政坛单位等。那几个都以过去古板意义上军事政变能够获取成功的关键条件。

  可是土耳其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urkey)军事政变的爆发也可以有生机勃勃部分不胜不利于的要素,比方在今天媒体资源音讯发达的时代,军事政变调节舆论和社会的难度已大大上涨,过去这种单纯调控电台和广播站的做法已经回天无力阻挡音信在大众中高速流传。

  参加此次政变的军士只是少数,不大概在土耳其共和国(Türkiye Cumhuriyeti)本国形成压倒性优势,何况在军方高层批驳政变的动静下,政变者更必要争取大很多大伙儿的支撑,而从这几个方面看,政变策划者无疑是舍本逐最后。

本文由澳门皇家赌船发布于军事全球,转载请注明出处:军事政变在现代土耳其已难再成功

关键词: 土耳其 军事 已难再 王晋